剛才,站在前陽台,見著從天而來令人目眩神迷的景觀而駐足良久,久久不能自已。

窗外因熱帶低氣壓即將到達的前夕而山雨欲來風滿樓,藍天白雲隨著低氣壓迅速的腳步而奔馳著,地面上的陽光力道與黑白對比隨著萬里晴空與雲朵的交疊錯落而快速幻化,彷彿整個世紀末的華麗在我面前以12倍速日夜快轉。

窗前擺置著從那裡到這裡約幾公尺長的花叢盆栽,每一株各成姿態、燦爛優美、傲骨嶙峋,她們身姿搖擺在瘋狂的風速裡,有時被清澄的陽光透亮地照著,羽扇薰衣草的粉紫顯得更為迷幻紫,鳳凰木如火焰般的花更豔橘,似乎一把熊熊青春烈焰眼見就要在陽光底下給烘出火花,厚實樸質的茶花與桂樹仍堅定古意地站著,好像可以不顧時間單位的風吹雨打,永遠在這裡守候著那些時刻,你偶爾會突然想起,而在乎地低頭顧視以確認那雙稍微長繭粗糙手掌,仍是緊握自己的。

路已經漫長的展開,向著未知的前方,如同半夜從閃過即逝的夢境,迷濛恍惚地醒來,然而卻阻止不了生命的前進。

低氣壓還遠在熱的令人蒸汽騰騰地走路的屏東,布爾喬亞的沙灘依舊,隨著浪一陣陣撲打進屋明几亮的落地窗與庭院木製棧道,濃濃的夏天與潮濕雨水味道已然褪去,剩下秋意濃的楓紅、溫熱空氣與遍地落葉的寂寥大地,想起政大廢墟旁,微胖阿姨手中捧過一碗五十的綠豆圓竽圓桂圓鑽石冰,坐在書城前的石頭椅凳,一口一口噈嚼著,那個下午就過了的二十歲,那時候的鐘似乎走的更慢,慢得現在仍反覆跳針地停留在當時的悸動與善感,猶記得書還沒看完,而書名卻忘記了。

微妙的哀傷像是夕陽撒落身後最後一抹光芒一樣,渲染了整個午後,拾起碎落的青春與畫面音符,青春並不純然甜美,是入喉後微酸的甘甜與似有若無的失落,鋪成了細微而淡淡的情緒,隨著木吉他旋律,向那離去過後又靠近、脆弱過又開始幸福的時光,致上感謝有你的笑意。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