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希臘首部曲〈悲傷草原〉後,我忘不了那迷茫大霧纏繞的草原河流,
我也忘不了失去國家、失去親人、失去所依屬、所愛的每個時刻,
故事裡失去全部悲傷到放聲大哭的她、或是無力啜泣、或是沈痛的凝視,
長鏡頭帶出更大更深長的悲傷與震撼,
緩緩地在歷史與時間的傷痕上流浪,
電影既擁有哲學上的美感,也泣訴著、甚至悲憫著這大時代的錯誤,
而讓觀者更為動容、悲慟的不可自抑,彷彿破裂的缺口從遠方蔓延到心頭,是我也曾如此破裂過,

我帶著推崇與朝聖的心情在〈二部曲:時光的灰燼〉(by Theo Angelopoulos)的銀幕前報到,
從電影的一開始,便重回到熟悉的安哲鏡頭裡倍感懷念,
也同樣的攝服在畫面的運鏡與景色的配置,
是那樣的大器與飽滿,
故事更是橫跨三代的角度來縱觀省思歷史顛沛與流浪失格的存在意義,
悲愴與失落的主題以近乎藝術的展演,與對白彷彿詩文的哲學意涵,
更經典的是那深厚的猶如史詩一樣龐大的配樂,
沉鬱,冷調,卻又質樸地擔任配角,把故事裡的氛圍延伸到最極致,
幽雅地低吟著,
像圓舞曲一樣隨故事的情緒輕柔地旋轉漫舞,
迷魅,卻又極度孤獨。


人總是在相遇之後分離,分離後說不定又能重逢,
期間的失落與思念,苦澀的追逐陪伴、堅毅執著的期待遠方、甜蜜的尋獲重回、又再度失去一切的、
迷迷濛濛的,生命裡的每一個風景,
承認我們從未擁有過任何,也從未被誰完全擁有過,
終究是孤獨的,
如同天上落下的迷路天使。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