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埔是一個在玉山山腳下的村落,標高1120公尺,

沿著新中橫公路慢慢開去,

會經過信義鄉農會(梅子夢工廠)、豐丘(巨峰葡萄產地),

也會經過那段遭受風災摧殘坍方的哈比蘭隧道,

車子驚險地駛過溪底便道,

如果又下大雨,這條便道可能就會消失在地圖上

而東埔溫泉位於幽靜的山中,

當我們在夜裡憑著微薄的燈光前行時,

只感受到坎坷的路面是由多少人辛苦鋪建出來的,

直到隔日清早看見對面山頭的情景,

才知道這裡所受到的傷害仍在療癒期裡,還需要時間與努力,

令人擔心又心疼。

 


也許,

這次我們擁抱了東埔溫泉的美好,

不知道,在更多年後是不是還能有這樣的幸運,

可以放鬆在星空下、身旁山林環繞、熱氣氤氳的溫泉美景裡,

生態給了我們很大的警示,

希望這一切還有方法可以挽救。

 

說那些太沈重了,不如專心泡個溫泉吧,

東埔溫泉的泉質是碳酸氫泉,PH值為7.5~8.5 之間,

溫泉維持在攝氏45度左右。

而且聽當地人說溫度冬天較高(50度C),夏天較低,

不必使用山泉水稀釋,是原汁溫泉。(摘錄自東埔溫泉民宿網)

沿路上有幾間溫泉飯店、度假村以及農場,但完全不像廬山那樣擁擠,

這次我們很幸運地訂到「蟬說雅築」,

它以前名字叫做「沙里仙溫泉農場」,

這個地方在古時候稱之為沙里仙,

源自原住民語中「星星的故鄉」,

可見得這裡自然美景有多麼美麗。

 

我們在星星的故鄉裡落腳,尋找一處能回歸山林的角落,

沒有硬硬的鋼筋水泥,

沒有冰冷的磁磚與多餘的裝飾,

只有暖心的溫度,

當我們第一眼瞧見蟬說雅築的餐廳、再走進預訂的溫泉湯屋,

就想到簡單、但卻豐富的農家,簡樸典雅,低調卻又細膩,

這裡幾乎全是由木頭建造的日式廂房,

後頭農園滿是植樹與果菜,石階下是小溪,

推開房門,是完全日式風格的木屋,甚至有乘涼的迴廊,

可以盤坐在矮桌旁的榻榻米墊上喝杯熱茶,

欣賞日式廂房設計的工藝與技巧,

放鬆地品嚐剛從農會帶來的梅子,


電視兒童還是可以順便看看電視裡的跨年晚會,

不會讓人錯過101大爆炸的那精彩片段的啦。

 
房內燈光昏黃,讓人很慵懶



湯屋外的造景很自然


當準備享受溫泉時,泉池旁還有貼心的「溫泉速補」按鈕,

縮短我們昂首期盼的時間,

「啊~~~

當身體浸在溫泉裡的剎那,忍不住發出舒服的氣音,

仰起頭,更正點的享受就在頭頂,

迎接我們的是完整的夜空與點點星光,

微風吹來,

雖然跨年夜正在被寒流加持,

但卻一點都不寒冷,

耳邊除了其他一同選擇在此地跨年的陌生人的笑聲,

還有風、鳥、跟不知名的昆蟲鳴叫著,

重回山林,這是一種很簡單的慾望,

卻很難有機會順服,有機會了也很難百分之百滿足,

但在這裡,我感受到一種安靜可是非常豐富的美感蔓延,

從生理上的溫暖,蔓延到心靈的放鬆與愜意,

想要的一切似乎在這裡都準備好了,

清晨醒來,又忍不住在寒冷的空氣裡再次領會溫泉的美好,

沐畢,享用著非常農村的稀飯、菜脯蛋等早點,

真是新年最好的開始


抬頭看見的天空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下雨還有敞篷可遮雨

引湯作浴,竹櫻共聚,
閒看白雲蒼狗,

任世俗風花雪月,都能順而卸下、一笑置之了吧。

(引自網頁像是詩文一樣的獨白)

門口車道還有已轉紅的楓樹(背後是崩塌滑落的山壁,希望一切安好)



後來查了東埔的歷史與目前狀態:

 

在這裡居住的族人大致分為鄒族與布農族,

在日治時期,此地域稱為「台中州新高群東埔社」,

「東埔」是鄒族語”tom-pu”,意謂斧頭,

早期鄒族人在此製造石斧故得名,

而布農族人則稱此地為”ha-nu-pan”,意指此地為獵場。

目前的東埔可分為六鄰,

東埔一鄰位於玉山國家公園之內,又稱為「東光部落」,

東埔二鄰與五鄰即為東埔溫泉所在地,

東埔三鄰為「法蘭娜部落」,六鄰為「哈比蘭部落」,

第四鄰則是當年日治時期伐木工人留居此地的漢人聚落

後來鄒族勢力漸弱,並頻繁地與布農族通婚,

所以這塊土地其實屬於布農族祖居地與傳統獵場,

當年日本政府理番政策時,強制佔領此地以開闢八通關越嶺道,

導致布農族拉荷阿雷兄弟為了守護獵場與祖居地,

領導族人攻打大分警官駐在所,

也就是著名的抗日歷史上那段長達十二年的「大分事件」。


後來被日本政府統治之後,

布農族人從高山沙里仙林道被迫遷移下山至東埔台地,

古沙里仙社遺址仍保存至今,

部落青年會透過當地瞭解歷史的耆老進行尋根探源,

但是為了維護與尊重遺址,

遊客想要參觀需先經過當地族人同意,以免冒犯。


更有趣的是,

在東埔一鄰的山地保留地裡被發現許多史前時代的遺跡,

例如打製石器、各種陶片

而八通關古道也是屬於清朝、日據時代遺跡,

所以踏進東埔的土地上,十分具有歷史感,

並且很能感受到自然與人類當時那種相互依存的命運。


可惜這種和諧的關係逐漸被追求商業利益的有心人士破壞,

引發各種天災人禍,

在今日,那些惡果逐漸顯現,犧牲水土的代價希望能挽回更多的重視。

(以上整理自:台灣原住民族資訊網、環境新聞、誰殺了沙里仙流域等報告資料)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