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曾來過澎湖, 
對於海藍色的浪潮、淡黃的貝殼沙灘、一群又一群四處遊蕩的小黑羊跟牛群的記憶尤其深刻,
 那時候的她,通常是默默寡言的模樣,
安安靜靜的躺在那裡, 遍地的天人菊跟倒地鈴會隨風搖擺著,
很美麗,連海風的味道聞起來都令人感到愜意。 

 

後來回到台北,開始忙了,那種緩慢的腳步卻慢慢在心裡瀰漫起來,
在忙到人仰馬翻之際,常常是用小小的旅行為自己找尋出口,
彷彿是一種儀式,歸馴自己嚮往自由的衝動,讓靈魂碰觸大海的邊緣, 
寂寞的獨角獸在一種特殊的氛圍裡再度站起來,承載我的夢想繼續奔馳。 

所以,一直在玩一直玩,反覆在現實與夢想之間徘徊,生活成為遊戲。

因為太想念小羊了,所以今年又回來澎湖五天,慢慢的玩, 
去一些人煙罕至的地方,或是走去那些可愛的老地方看看, 
這幾天覺得澎湖有些改變,時間過去了,的確很多東西都會隱隱約約的變化, 
馬公變的更像都市,菜宅田落變成公園或建築工地,
瀰漫一股非工業而是商業開發的味道, 
但更令我沉思的是將來的博弈計畫,
能帶來人潮走入高級飯店, 還是連同澎湖的人文淳樸一併分享, 
是提升或沉淪,這些沒有絕對答案的問題,只能繼續觀察。 

而最親愛的七美,
那片環繞在海與天之間的廣漠平原,那群親人天真、天地遨遊的小黑羊們, 
似乎被白色水泥與人聲鼎沸的觀光人潮隔開了,
它們依舊在,但僅僅能規矩的待在原地, 
羊兒們在黑網內駐足,遙遠注視著來去匆促的人們,
雙心石滬被青春好動的少年少女們當作攻頂的目標, 
寂靜的風景畫上了突兀的人影竄動,成為了一種讓我不忍注目的惆悵啊。 

幸好惆悵的成分抵不過幸福感的蔓延,

夜半躺卧在民宿屋頂的天台上喝冰紅茶、看星星, 
七美吃飽飯後時正好遇見煙花綻放在深黑色的天空裡, 
傍晚微熱時竄入清涼海水的片刻,
雙手捧著摻有細微玄武岩的貝殼與沙粒滑落指間, 
幽默好客的撿拾魚蚵老婦人或歐吉桑,
唱褒歌的老婆婆,有情有義有熱情的澎湖青年, 

空無一人、
只有幾艘老舺舨、海鳥、珊瑚骨頭、貝殼、透徹海水的青螺沙嘴, 

 

 

  

有安安靜靜、獨自放空的私人時間,也有與人情味互動的溫暖感受, 
澎湖是一個保存人文與細緻風景的美麗島嶼,我相信想要珍藏跟保護她的人一定會努力用適當的方式愛惜她的, 

而我,旅人抑或過客,用乾淨的腳步走入澎湖,

輕柔的陪伴自己內心那股徜徉自由的心情,

生活的舒爽自在,恰似茶味的回甘,

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刻勾我曠神迷,身心鬆軟。

 


  

啊~~我是海洋控(被發現了XD)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