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奏由細細綿密的點鈸聲開始,

我那在心裡頭等待許多年的渴望泡泡終於破了,

等待成真,

「不可能」終於變成「真實」,

天真的眼淚不受控制地滿溢出來,

興奮地搖擺著。

 

空靈、溫柔的鋪陳,

或者是寂寥、曠漠的獨白,

緩飆、奔洩的爆炸,

治癒了我麻痺幾乎散弱的本體感覺,

回應,所以我存在。

 

閉起眼睛,

想像著自己如以往般戴著耳機,

坐臥在海灘邊的一座小屋,

海浪拍打,鹹鹹苦苦的風濺濕嘴角,

偌大的世界容納著自己,

安靜、安定的,

狂爆。

 

我一直都不是乖孩子,

生活裡頭的潛規則都了然於心,當作遊戲,

能玩,但不見得喜歡玩的遊戲,

乖巧的扮像,偶爾不聽話的執逆,

 

任性,但只是作自己,

面對自己才是這輩子裡最困難的一件事。

 

透過聽見、透過閱讀,提醒原來自己是如何被生命靠近、定義,

提醒我,原來我還在這裡。

    全站熱搜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