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141-600.jpg   

(草原上方的黑點都是自由放牧的阿蘇赤牛,他們在放空,有點可愛)

 

DSC_2193-600.jpg  

(草千里與上頭的湖泊)   

 

想起一個冥冥中力量很強大的故事。

仍在讀動物大學時,因為強烈的崇拜孫維新教授(為何人也無須由我介紹是誰,很強),

好不容易用盡所剩無幾的好運選到孫教授的天文課,總是鍵盤衝刺的瞬間就名額已滿,

跟著好友每次都提早半小時到教室找最近的座位熱情聽講,孫教授現場沉穩又暗藏笑料

,連笑話也一字不漏抄進筆記裡,去考試根本是回顧樂趣的動作,當年半夜操場觀星觀

月加完成作業都毫無問題,好友就在旁邊操場順便練跑,青春的夜晚吶!

咦又離題了,先炫耀到此,請原諒在下吧。

 

重點是孫教授曾說,他為了研究而前往夏威夷 Mauna Kea 火山,差點在懸崖喪命,當

地人說衰運至此,肯定是做什麼讓火山女神憤怒的事,助理才坦承自己輕忽火山女神

Pele 的力量,果然從口袋拿出那塊火山聖地偷藏的石頭,一顆不說沒人知道的小小黑

石頭,奇妙的是之後大家真還一路平安到旅館。

 

這火山女神的傳說,從那秒故事結束當下散發出一種透澈無形的威嚴力量,直到我心裡,

人類看不見,卻也不敢不信。

 

導致我們這日踏上阿蘇,浮現一股又懼又感謝大地之母的無以名狀情感,面對佇立數十萬

年的火山,那可是當初塑造地球生命的起源,生命耗費百萬年的演化,終於從最初風馳電

摰「那道光」的第一秒,轉生為人,人類歷史卻在火山面前只薄得像是翻開厚厚辭海的其

中一頁:「人類。指的是比其動物擁有高等道德、精確言語表達、且直立站姿者。」到"高

等"了嗎?摸著良心實在是有點愧疚。

 

倒是生命短如浮雲朝露,總記不得世界運轉的姿態,自以為偉大,若能見到火山那橫跨亙

古的存在痕跡,在腦內剪貼一些古老創世紀風景,不知可否回憶起那滄海一粟的畫面。

(但也怕還在活躍中,誰也無法保證今天不是大噴發的好日子,賭一把吧!

 

DSC_2728-600.jpg   

(來拍張美得像海報的大自然風景,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攝影棚,太奢華啦)

於是我們朝聖九州的阿蘇山,三十萬年前噴發的火山熔岩凝固成火山臼,再由九萬年前大

噴火造就目前樣子。正統來說這裡共有五座火山群組成所謂的「阿蘇山」,而其中的「

嶽」仍是活火山,地殼底的融岩赤漿正在腳下熊熊燒著、滾著、沸騰著。

 

我們原想去看看那正在活著的火山口,沒料到卻先喜歡上有絨絨且軟軟影子的溫柔風景。 

 

DSC_2071-600.jpg

DSC_2053-1.jpg

DSC_2135-1.jpg  

DSC_2192-600.jpg  

 

這季節的秋風翻滾亂吹,走向山上一望無際的火山草原,有個極美的名字叫「草千里」,

曾經它是火山,不過火山頂已坍成一大片草原、之後形成了湖,淪為直徑一公里的火口跡。

 

陽光下,透明溫暖的風,好像具有殺菌療癒的潔淨力量,隨著蘆花沒有盡頭的波波舞動,

我們的靈魂也愉悅起來,疲憊消失,擔憂消失,為了火山口的有毒氣體而焦慮緊繃的面頰,

也散發笑容的光彩。

 

DSC_2186-600.jpg   

這裡的風,吹撫過烙燙毒人的火山噴火口,

它如巨人般,飛到那個從地面起身坐正就能吞噬掉方圓五百里以內生物的巨大噴火口,

幾十萬年前無一能逃過其兇猛暴烈的灼燙融漿,驚心動魄的爆裂,溫暖的風也不帶任何

批判地擁抱。

 

多美麗的畫面。超越痛苦與恐懼,純粹的接納了對方。

 

DSC_2131-600.jpg   

DSC_2148-600.jpg

而這股風,也在登山路的蘆花之中,吹開充滿祝福的純樸禮物,為我們壓低草桿而現蹤

了正在放空只顧咬嚼牧草的自由放牧之牛群,牠們只帶著優雅靜緩的天真眼神看了我們

一眼,又繼續低下頭,對有著萬惡之王稱號的人類繼續開放共享牠的安全距離,願意相

信我們無害的高純度被信任感(畢竟在此星球上最暴虐邪惡的物種只有我們人類啊),

彿洗滌了我們也自小確信罪有應得的萬惡之王罪惡感,繼而給了我們付出愛的機會

IMG_2288-1  

這透明自由的風、豪邁蕭索的秋之蘆花綻開千里的純粹美景、與在這恍如天堂且被天堂

景物滋養牧育的動物們,仍然願意迎接人類的懷抱,能容忍傻人類挨得近近的親暱靠攏

,重新告解應該還為時未晚吧。

DSC_2602-600.jpg

邊啃草邊走近我們

DSC_2650-600.jpg 

長長的睫毛 頂著一個有圓心的瀏海真是太可愛啦

DSC_2229-600.jpg   

這塊從塵世超脫的遺世之境,阿蘇火山與他的草千里高原,走過一次這壯麗也令人敬畏

的自然美景,親眼瞧瞧重生的力量,深深留存著不可置信原來在生活之外還存在這種天

堂的喜悅。

 

於是,我們寫下日記,記錄著萌生自和平溫暖的美麗是這麼療癒。

 

DSC_2245-600.jpg   

 

DSC_2193-600.jpg  

有些時刻,靈魂內部零件鬆脫遺失,隱藏壓抑也好不了,會需要一個能予以修復的時空,

超越言語,張開翅膀,帶著受傷的"我"走進角落重新梳理。

 

曾經沉重疼痛的部分,放在旅行裡,就像冰塊一樣漸漸消融,磨難裡藏有的涵義也漸漸

浮現,經歷過起伏,尋找一些方式讓熟悉的力量重新回到體內。

 

迷失於成就定位的另個自己,似乎從殺菌的光和溫暖的風裡頭選擇放掉了,像是生回來

一種乾乾淨淨的能量能萌生接下來的衝刺,開心、愉悅、充滿希望。

 

蒼天之大,站在時間的面前,得到自由。

 

簡單來說,那應該就是被療癒了。

就讓阿蘇火山附屬的溫暖殺菌風吹開憂慮,找回到天空底下必有生命出路的勇氣呀。

 

 

下一站,就是我們期待已久的阿蘇火山口看樣子沒有封閉,太棒了。

 

PS: 補充草千里的俯瞰樣 右邊那一塊 坍崩的火山頂形成的圓形大草原 與兩面小湖泊

      (左中就是噴發中的阿蘇中岳 人與火山緊密結合的生活 看似不可思議卻又和平互依)

 

來源: 維基百科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83%95%E3%82%A1%E3%82%A4%E3%83%AB:20140516%E9%98%BF%E8%98%87%E5%B1%B1%E5%BA%83%E5%9F%9F.jpg

 

P01-600.jpg  

療育系的活動公仔,滿山晃來晃去,親自示範什麼叫悠閒 (事實上是" 邊 吃 邊 睡 "),
太可愛了,分享給大家。

 

文章標籤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