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驗完車,從山口桑的手中接來車子鑰匙,剛簽完名的契約條款保證書厚的像磚塊一樣沈重,放在擋風玻璃下被太陽直直曬,曬到火燙熱情的令人承受不住,我烤焦放空的靈魂已然飄到剛才的空港超商買冰涼的茶狂喝起來了。

「天氣真是好!」從駕駛座瞇眼望向前方,這陽光燦爛說多幸運就有多幸運。

但好笑的是我忘了帶墨鏡。

「準備要走囉!」籌備半年的北陸自駕之旅,橫跨大阪、滋賀、福井、石川、富山、岐阜、名古屋,真的就要開始了嗎?心情好激動。想到要花掉一兩萬油錢跟過路費,好險不是台幣,不然心情一定更激動到快翻白眼。

DSC_3967  

我們把厚厚的磚塊書迅速丟進抽屜之後,連忙鑽進小車裡吹冷氣冰敷快曬傷的皮膚,一邊駛離停車場、邊轉頭跟山口桑激情的道別,因為他最後又鞠躬把頭低的太低,要大聲一點他才能發現我們有多開心,做人總是別忘飲水思源,只靠自己是什麼事都做不好的。還是多虧山口桑才拿得到車,萬分感謝他從頭到尾用了英日語、寫中文漢字加上身體語言多語交談(互猜)才成功!證明人的大腦除了考試威能永遠能在最後一刻想出答案,還是有極多潛能,可以在對的時間被激發出來。

 

「機場還真遠啊!日本好大。」

相較於小琉球我們拐個彎就進市區的誇張對比,駛了半小時終於離開海面進入大阪鬧區。

DSC_3974  

 

其實這時間這麼長,是我們得負責,因為要學的東西塞爆了我們的注意力。

包含第一次練習右駕的手感、改變在台灣開車的警覺方向(這真的難)、轉彎迴轉、上收費道、摸清楚怎麼按無人機器來領道路通行券(通行券弄丟聽說要上警察局解決的)與至少該學會的如何繳錢。

並且由副駕駛練習輸入Map Code(凌晨被逼著上網查好,每個數字都是含辛茹苦的成果)、同時練習日文聽力與現實的路口畫面、GPS圖片的制約連結。舉例來說...

「$^#^&* MiGi $#%^&*(%$ ?!」 「啊它剛剛是說右邊怎麼了怎樣怎樣快說!」 駕駛反應通常是這樣地急切。我會安慰拍拍他。


又或者...

「啊!方向燈變成打雨刷了!!」(羞)

這我也絕對不會怪他,繼續拍拍他。因為第一次在日本開車真的有夠OOXX的很緊張!


 

喔!還有最重要的:揣摩道路限速跟其他駕駛事實上飆行速度之間的「默契」。

什麼叫「默契」,就是天知道但我不知道、大家都知道但沒人敢寫出來讓其他人光明正大也能知道的神秘規則,但「正港台灣人」身經百戰,這種不知是先天優勢還是後天發育警覺性神經通常都長的茂盛了一點、慧根多了一點,不怕。

DSC_3981 

 

DSC_4009  

像是遇到了道路工程有些障礙,「安全至上」二話不說依指示減緩速度吧,但其他駕駛看似尚無減慢的意思,諸如閃爍螢光藍燈的紅色變形金剛聯結車依然威武的疾行而過,我們頓時有種小紅帽跑進大野狼狂妄世界的緊張感。

 

DSC_4071  

 

工人:「前方施工!請您務必小心減速慢行啊」(親切的工人示意我們搖下車窗,這樣殷切的提醒著)

但同時.....

駕駛座另一邊的窗口:(右後方車輛)咻—(os:我超)、咻—(又超?!)、咻—(還超?!)、—(開始良心扭曲的捫心自問:我們真的要這麼慢嗎?)

 

 

後來我們直接幫那些車解釋超我們車的各種搞笑原因,在慢車道還偶爾被超車的氣氛變得愉快多了。有空時再把路上偶爾出現的地名圖畫,極快速地拍下來作為克服新里程碑而蒐集的照片,雖然突然想看看SA跟PA的差別而彎去休息站四處察看(看別人吃麵)的行為是頗笨蛋的樣子,但拯救了麻痺的屁股肌肉是很舒服的事情。

不過最後還是得趕在表定時間之前抵達目的地:為了福井若狹灣的地魚料理。


DSC_4002 

DSC_4024 

DSC_4040 

沿途森林茂盛,雙眼放鬆了不少。 

DSC_4068 

DSC_4048 

DSC_4097-1-2  

DSC_4118-1-2  

就在此地,終於嚐到了第一口北陸食材「螢光烏賊」,有種嬌小卻飽滿多汁的新鮮口感,我想為它留下一份篇幅,好讓我逐漸失智的腦細胞不再遺憾忘記。

 


DSC_4056   

其實,吃東西是沒什麼預約時間的壓力。目的是在吃飽之後,想和「大茂黑瓜」一樣,散步。旁邊就是「気比の松原」,對她成為日本三大松原的地位沒有什麼感覺,倒是只想看看連綿成一條綠廊的松樹群,矗立在白砂、藍色海浪之間的夏日模樣,而且聽說襯著夕陽之際的昏黃天空,更是令人憐惜的幽

曾在此發生的歷史戰爭也讓這當時一夜冒出的松樹林有些傳說,不禁覺得影子底下瀰漫著幻異的魔力氛圍。

 圖片引自敦賀観光協会  福井県内の文化財


有植物的海邊我們曾去過澎湖跟小琉球,意象一百八十度的不同,滿沙灘的紫色馬鞍藤花,看了暑氣全消,天真朝氣的自然之子,淨是爽朗大方的直白笑顏,看習慣甜美了,期待接近所謂的虛幻的滄桑。

現在發現,自己總是會將散步方案放進旅行中,不知不覺的想回到過去那段時光,那個「永遠的一天」,那原本可以依靠與放縱的海邊,沿著海岸線漫無目的的發呆泡坐在海浪裡、踏著浪花鵝卵石漫步的寬闊回憶,而現實已經徹底回不去了的關係吧!伸出了手,卻只能抱住風,而風卻把我的回憶翻攪的無法整理。

對故鄉暗藏濃郁的感情,無論以任何形式的呼喚都永無回復的一日,那一日已然在心中成為最遙遠最漫長的記憶而隨著我的成長無法抗拒地重播著。

(引自IMBD http://www.imdb.com/title/tt0156794/ Eternity And A Day(1998))


夕陽宣告不能再留戀了,消逝的時光滋養著身旁的愛,而這新的路還正長長的展開著呢。

DSC_4160  

 


 

DSC_4156-1-2  

 



不過可惜了,位於敦賀的地魚料理享用完畢才發現吃了太長的時間,和賞景時機擦身而過,半暗的夜晚即將降臨。

而且太陽形狀逐漸微弱,看樣子要變陰天了。快走。

 


DSC_4178-1-2 


用了最後半小時的光亮,剛好駛進飯店辦理入住,夏天來玩的好處就是衣服帶得少、行李輕的咧,隨便搬一搬就又可以秒速衝了出門溜噠。


但是太陽才剛下山,福井市區的夜晚怎麼像是凌晨的幽暗無聲?!


七點。我沒看錯。原則上算是最熱鬧的火車站前,路上卻只剩下這個 ↓↓↓↓↓

 

DSC_4201-1 

我們,呆在原地好幾秒直到隔壁的小胖噗叱笑了出來,這...還真是頗為眼熟的描繪!

 

接下集,去吃百年醬汁豬排:駛向福井自由的風(二)不只食物令人懷念。


 

 

 

文章標籤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