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引自 福井觀光 一乗谷朝倉氏遺跡

不經過小小的一點遺憾,就不知道原來自己究竟有這麼想要這東西。

說對了一半。

 

看著這一幕,回想起自己孤獨早熟的童年,原來能在放學傍晚跟人拉書包、翻裙子追追打打,無時無刻都有溫暖的感情包圍著自己,那真的很幸福。

540359_446421385387691_1908877441_n   

然後,千辛萬苦開兩天的車,終於抵達夢想中的桃花源,拍盡了所有美麗的角落,卻不小心下山太愉快開窗戶風太大瞬間一秒鐘內颳風吹翻記憶卡!!所有畫面在眼前化作一隻與風缱绻小蝴蝶,頓時消失於世間,那真的是想殺人。

 

 

「還我記憶卡啊!」(仰天哀嚎狀)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記憶卡已經躺在日本千萬平方公里之中的其中一個草地泥濘裡安息了。

 

從來不知道原來記憶卡這麼輕、這麼飄逸、這麼易於在空中飛行,總而言之就是已經離開我們了,這殘忍的小東西。

 

該感謝科技日新月異,我們雖然不屬於低頭族之輩類,好險略懂打卡。

在手機跟網路還留下幾張僅供辨識的普通照片,從今天到明天兩天估計四五百張照片只剩眼前這幾張,要是早一點領悟「自拍」有助於度過意外,經常突發的、自戀性的、熱情的、想到就來張自拍,就可以拯救一切,現在就不必這麼空白哀傷了啊。(但現在已經來不及嚕)

所以先奉勸大家記得不備之需~隨時備份,記憶卡、相機、底片跟底片機、手機、電腦資料夾、…等等,甚至大腦。

如果有一天回憶沒了、腦海也遺忘了,備份的功能就可以換回這些,拉著身旁親愛的一起上山下海製造回憶也算備份的一種方式,要是有天等我大腦灰質細胞退化、中看不中用,連吃飯沒都忘記的那一天開始之後,就可以靠另一伴的”內建回憶提醒功能”,回溯到當年的快樂時光,當然呀,反之亦然,換我提醒他,所以常相伴左右是很不錯的事,人家養兒防老,我們養伴是剛好防呆。

 



從第二天記憶卡飛走的意外後,我更明瞭了一件事,很多事情不見得如人所願,而且經常這樣。


我們只剩下盡其所能地把握”當下”(here and now),委屈壓抑換得的「未來」不見得是我想要的未來,而「委屈壓抑」遲早會把人變成世上最後一隻孤獨的北極熊,疲倦過度而沈沒海底,到時什麼東西都再也等不到了。

時間只給人一次嘗試機會,要是不想後悔就得奮力拼了,但拼命的結果是否會帶來更大的失望呢?畢竟每個人堅持的立場大不相同,眼裡看得極貴重的也許對別人而言輕如幻影,但內心嚐到的腎上腺激素如此讓人迷醉,這一點誰都很清楚。

所以疑惑什麼啊,這是自己的生命,當然以自己為主。逆風飛行就算會流下倔強的汗水/淚水,自己不會後悔就沒什麼要緊。是啊,既然疑惑無法讓任何人達成心願,又何需疑惑。

別讓自己後悔就夠了。

這個想法跟這座沈睡的城有著絕對的關係。



 

 

當我們找尋好久,踏進蜿蜒山路,在路徑深處終於找到「一乘谷朝倉氏」那已被燒毀的古城遺址(西元1573),與周圍長出蔓草的城下町。

 



DSC_4276

我彎

DSC_4289  

再彎

487199_446424075387422_1519748414_n 

只剩殘垣一片。


所有曾被生活過的遺跡都令人感傷地深埋在地底下,安靜的等待著。

沈睡了四百年,期待終有一天能讓陽光再度照亮這座絕望荒城的每一戶窗簷。只是真的等來天光逐漸照亮的,是門前徒存無人廣闊的青綠草原,極度空寂的城門、殘存的地基、焚黑的牆櫓、年邁的唐門、垮失的土壁,襯著278萬平方公尺一望無際荒涼的綠意。

沒人提起,也令人感覺到這裡是塊悲傷的土地。

引自朝倉氏遺跡保存協会的攝影照片(狀態顯示為:我好懷念記憶卡~Q Q)

 

想像著當年戰國武將「朝倉義景」的歷史,原本身為越前國一乘谷五代目,為了救援盟友受困於織田信長的戰術而挺身拔刀,在對方的生死一刻千軍萬馬緊急趕到,卻也走進了自己人生山窮水盡最後的一次戰役。

可以想見在拔刀上陣後引來織田信長的連番攻擊,而他卻堅持著最初的意念、未曾因局勢傾倒而軟化,退回家鄉的朝倉義景接著失去家臣的支持,陷入無人守護的困境,千鈞一髮想到往信任的親戚投靠,意外的是就連親戚也反叛為敵軍一方,最後朝倉義景退無可退,仍一心對抗被統治的命運,終於獨自在寺內自我結束生命,結局是盡城全輸,灰飛湮滅。

 

朝倉義景自盡之後,大部分的遺族也接連被殺,接著織田信長丟下一把火,光是燒掉這塊家園就花了三天三夜,直到舉目瘡痍、淪為黑暗的死城。

在那一夜裡被毀滅的命運,無一不被灰燼包覆著,今日每一副出土的文物都沾上了令人難耐的黑,彷彿高溫仍然透過幾百年前的陶瓷內繼續燃燒,主角已消逝,但四百年前驚心動魄的情節還迴盪在山城之間。

看著唐門旁的這棵老櫻花樹,每年春季彷彿努力活出生命的脈動不息而一年一次狂妄地綻放著。


 

四百多年來,靈魂們還在思念昔日的生活嗎?

那三天三夜如煉獄般的結局,埋藏無數的惶恐,曾形容為如義大利龐貝城般的歷史,瞬間從繁華滅為黑暗寂靜,直到四十年前(1967年)才從地底發掘重見天日。

也許他們還不知事實的停留在城下町裡的平民屋裡燒水煮飯、縫衣耕作(電影不都這樣演),即使屋敷寺院已不復見,即使家壁也已成亂石頹圮,河井乾涸成塊、門前更是生出一片田原,居所裡研判為日本最古老的花壇,只能憑留下的日記與花粉的化石,推敲著菊花與百合曾在此山谷滿綻的美麗畫面,石階處的遠方是遼闊美好的大片稻海正隨風搖曳,而街道遺跡只能憑那後人追思植下的株株稚嫩櫻花小樹依稀辨認,用浪漫的粉紅色標註著淒美殘酷的版圖。


(平面復原地区照片 引自 Fukui Film Commission 福井市役所觀光開發課)


整個世界如今已經遙過數百年,恩怨已終結,至於是什麼情義可以強烈到千軍萬馬也擋不住赴死的心意,天下局勢昭然若揭卻不願低頭的自尊又該怎麼讀才懂他內心的焦濁。當時慘烈的毀滅帶來了往後幾百次輪迴的新生,時代更迭,故事傳了又傳,而護城河要守護的對象也早就消逝,褪去嚴肅身份變成蜿蜒清澈的小溪,潺潺流進尋常人家的後院,白鷺不時飛來覓魚,遍地飄著祥和的空氣。

只剩櫻花林,仍願意在春天的夜晚為整座一乘谷城飄下幾百滴哀傷的眼淚,也為一乘谷藩主那股執著的情義,以繁茂的生命力,追頌他不畏局勢、倔強不屈的勇氣。做自己想做的事不難,忍耐不去做或放棄也不難,只怕那股悔恨跑出來了,就是誰都不知道怎麼辦才難解脫。所以說,不求此生完美,但求無愧我心。

 

尤其是在即將失去的前夕,更不能輕言認輸,為自己認定的價值奮不顧身地捍衛著,即便被說成不自量力地嘲笑了,也要堅持著。就算只是一隻蝦米,也是有一條命可以拿來用。有得掙扎,還管他怕不怕失敗。失敗當然不開心,但重要的是我們已經付出一切阻止過了。

真的,光是問心無悔,就已足夠。

 



從我們驅車離開這座荒城遺跡之後,我有點更能理解何謂「用盡全力去活著」的用意是什麼。

海平面在我們笑鬧時仍持續地昇漲,許多小島在我們沈睡時被藏入海底,世界正無聲地吞下許多天真以為的快樂人生更加的苦短,就更不想陷在遺憾裡老去,別人說「活得聰明一點」,聰明一點就是選一條路別那麼辛苦的付出、要花更少的力氣比別人更快活,但那麼聰明的快樂有更快樂嗎?會比貼近自己的心聲更快樂一點嗎?

也許別人會吧。

但我選擇自己的故事還是要透過真心一字字地寫下去,雖然一生總有幾片關鍵的拼圖笨拙的掉落在生命的某處環節而看起來像是悲劇,悲劇又怎樣,被酸諷被瞧不起又怎樣,做錯或者曾經失落就永遠爬不起來嗎?

用自己誠實的去闖蕩的人總會逐漸磨練出能力、補回那些缺憾,戴著假面就無法靠真實的想法去快樂、去痛哭、去成長,就跟談戀愛卻不敢卸妝甚至為男人整容的傻孩子一樣,能夠跟最真實的自己相愛的人才是真的愛你的靈魂,那我又真的愛我自己嗎?面對自己還需要偽裝?發現內心的畏懼還要說謊?快為自己誠實用力的活著,想辦法成長吧。

不經過小小的一點遺憾,就不知道原來自己究竟有這麼想要這東西。例如友情、自由、愛情、以及寬容的快樂。

而最後一半直到現在才領悟的是……感謝曾經有過的憾與恨,它茁壯了我,也因此給我追尋跟彌補的動力。


我會繼續好好學習的,關於「活著」這件事。

 




註一:

一乘谷朝倉氏遺跡是【國定三重指定古蹟】。

同時具有「特別史蹟」「特別名勝」「重要文化財」的特殊文化財,
全日本只有五處,值得感受文化氛圍。全日本的三重指定古蹟如下:

京都:金閣寺、銀閣寺、醍醐寺三寶院

廣島:嚴島神社

福井:一乘谷朝倉氏遺跡


朝倉氏遺跡保存協会 ホームページ

http://www3.fctv.ne.jp/~asakura/10isekitoha/shitei.html


註二:

一乘谷其實是滿有名的景點,因為日本手機廣告明星:白戶家跟那個狗爸爸

好啦!還有廣告多到爆炸的上戶彩,拍攝了一系列的「一乘谷」廣告小說。

但我們後來才發現有廣告取景,順便貼給大家看

拍得真美 貨真價實就是這麼清麗喔

(有機會沈睡四百年就是因為太清幽的緣故吧...

 

一乗谷にて。~白戸家の故郷の夏~

http://youtu.be/-OhqdGXpikc




文章標籤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