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553.JPG   

 

天氣漸漸地涼了,

台北的氣溫離秋天的氣息終於有點像個樣子,

這個快要邁入十二月的夜晚,飄著雨絲,

不禁讓人開始期待,

隨每一波的雨下著下著,就能很快再次見到聖誕節時必定搓著雙手、呵著熱氣白煙的冬季印象。

 

還記得在大阪地鐵站裡的rikuro 叔叔起士蛋糕,一旦打開烤爐的那個片刻,爐子裡瞬間往外飄出滿滿的白煙,從店門口飄出熱熱的香味,裡頭摻著一股濃厚的蛋糕甜甜奶香,像是故意飄來一樣不停往每個路人的鼻子裡飄送,讓人忍不住回頭多望了一眼。

讓我想起小時候站在烤箱前,壓抑不了雀躍期待,被走到哪都聞得到的蛋糕香誘惑到再也坐不住了,完全控制不住自己,頻頻跑去偷看烤箱根本黑到什麼都看不見的回憶。

這蛋糕香強力呼喚著我,真是一道無法拒絕的魔幻咒語,更何況是剛出爐時、香味最甜感覺最好吃的時候,難以抵抗。

 

之前的我一直覺得起士蛋糕是單純到不必靠花樣,單純得最適合以起士質感取勝的硬底子蛋糕。這幾年從未再吃過比起小巷裡的「三槐堂」更濃更純的起士蛋糕,溫潤不膩,香醇迷人。輕乳酪蛋糕是相較之下多麼的清爽,蛋白讓起士的存在感變得似有若無,而它確實存在。

腦海裡並不覺得看起來如此鬆軟的輕乳酪蛋糕會有什麼誘人之處,淡雅的事物總是讓人容易不放在心上。

 

但這次因車站商店街旁長長一條佇立的人潮,多到我們前進月台的路硬是被從中切斷,就當轉頭注意到人潮的源頭時,居然此刻迎面飄來香甜的"剛出爐"起士蛋糕味,伴隨悅耳的鈴鐺聲。

這世界上最棒的香氣之一,難道不就是烤蛋糕烤麵包剛出爐的那一片刻飄出的香味嗎?每次總能誘我流口水。

立馬下了決心,拉著他加入人龍,好險這樣反而讓我們幸運地買走店打烊前倒數最後二個蛋糕之一,看著櫃臺上的"最後兩個"提袋,令我們為這巧合的幸運興奮、但是後來加入的路人心碎不已。

耳旁還傳來店長一直對向隅的客人鞠躬抱歉的背景音。幾分鐘之後,輪到我們與身後那位日本少女伸出手準備提走戰利品的同時,彼此交換了一個甜甜地微笑,

開心吶!

DSC_0544.JPG 

這個直徑6吋的圓圓蛋糕,一直在網路上被叫錯名字成老爺爺,原因在於蛋糕面上燙了個戴著廚師高帽笑得眼睛瞇起來的大鬍子先生,鬍子臉實在太催人老了,更有可能是蛋糕表面一旦放冷就會因水氣發皺,大叔瞬間臉上充滿一百歲皺紋才被誤認的關係吧?

但其實,

這卡通大叔是真人呀,貨真價實的經過二戰歷史的昭和時代歐吉桑。

 

 

 

 

 

 

 

 

 





(啊我錯了 不是這種GeeGeeGee昭和時代!!  引自ettoday新聞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11108/5820.htm )

 

昭和8年出生,23歲獨立,在昭和59年(西元1989)開始賣起士蛋糕,今年也有準備慶祝大叔創業55年而設計了一個特殊包裝。

大叔當初以他的本名西村陸郎(にしむら りくろう)為自己做了一個"陸郎標誌"(Rikuro),再把它印在他發想的「剛出爐的起士蛋糕」上,這蛋糕從此就稱之為「陸郎歐吉桑的起士蛋糕」囉。所有設計的甜點商品都與這日式起士蛋糕緊密結合著,只是這麼簡單的一種蛋糕卻能讓廚師與客人都如此喜愛,很難讓人不對這盤小蛋糕感到好奇。 

     

DSC_0550.JPG  

 

但是我們還是心腸很硬的讓歐吉桑倍受冷落到長出皺紋才把它給吃下肚,因為店長推薦說「冷冷吃也很好吃,絕對沒有問題!」

於是我們等到晚餐吃完自煎神戶牛排後,像是拆禮物一樣興奮地將它分成幾塊。

沒想到起士香氣越冷越香,吃起來的確是比想像中淡了很多,本來就是屬於輕乳酪的口感,濕潤的蛋糕體卻比以前吃過的輕乳酪蛋糕更鬆軟綿密,有點像會消融的棉花糖似地,舌尖一壓便消了下去。

底下鋪排一層浸過蘭姆酒的甜葡萄乾,在一口起士甜香中突顯了它淡淡的酒香與葡萄酸甜的明亮滋味。

不過,

還是比較喜愛在台北某咖啡店也吃過的蘭姆葡萄起士蛋糕,因為起士下得更重、更濃,葡萄乾帶著的酒液也多,含在口中,韻味更長。

  

可是說真的,熱的鬆軟起士蛋糕,大阪卻只有rikuro歐吉桑才吃得到呢!

等到冬天更寒冷的日子來臨,除了火山融岩巧克力,現在又多了熱的起士蛋糕能與親愛的一起擁抱冬天裡的溫暖小確幸。

 


Part 2:

也許是老天爺聽見了有非常多日旅朋友讚不絕口的執念吧,這種原本非得坐飛機才能吃他一口獨特口感的熱起士蛋糕,竟然在微風百貨接手台北車站打造一樓為美食精品街之後,邀來了一『味』貴賓:九州博多來著的Uncle Tetsu's cheese cake(てつおじさんのチーズケーキ)。

P1010863.JPG  


同樣也是主打剛出爐熱起士蛋糕,也同樣也會在快要出爐了隨即搖鈴鐺呼喚大家。Tetsu叔叔的標誌也很有趣,頭超大的光頭小鬍子眼鏡叔,果然根據媒體專訪,董事長兼總經理溝上直紀也說是25年前他叔叔創辦時的模樣,真的長得好"昭和時代"唷,噗~。

P1010876-1.JPG   

不過,台北人最常做的事情又發生了:排隊!………排到腰酸背痛天荒地老的那種排隊盛況。已經特別選擇下班前的蕭條時間,竟然還要讓我花了近一個小時等待,輪到我時心裡忿忿地非常想一次乾脆吃五份,讓我的一小時更值得一點吧!!!

但是這樣就要花一張小朋友的代價簡直是在懲罰自己~隨即恢復冷靜,才心甘情願地等著那"最好夠好吃"的現烤起士蛋糕。(轉念的正向認知技巧對人生的幫助性又再一宗)

P1010869.JPG  

P1010881.JPG  

手上這盤來自九州的Tetsu輕乳酪蛋糕,與大阪Rikuro同樣是六吋,似乎厚度相較稍扁,濕潤的口感、色澤、香氣、重量相似,只是密度似乎比較細緻,但底層少了提升質感的蘭姆葡萄,純粹只有海綿蛋糕。

不過,因為是「真的日本師傅」親手調好烤好再印上標記交給我,技術是日本訓練直接負責來台開店的師傅...僅感覺日本訓練開店的師傅穩定性應該會比較好而補回好感一些些。

 

總而言之,思鄉之情如果又發作的日旅遊子們(思鄉...哈哈...是誰在強說愁呀),若能可以透過九州的Tetsu 蛋糕療慰自己的味蕾,也算是立即獲得滿足的一個好選擇。

 

 

一小口的吃著鬆軟蛋糕,一邊搭著熱摩卡,與眼前朋友與家人的開心笑臉,舒服、也幸福。

很簡單的小小幸福,其實不必刻意營造,

只不過是想要將快樂分享給身邊人的一件又一件生活小事,就像是突然想要某天讓他下班後的十五分鐘也可以這樣享受甜美的片刻

跟輕乳酪蛋糕一樣,不需要用力去證明些什麼,因為愛已經融化在感覺不出來的蛋白裡,淡淡地在舌尖上融化,

讓人以為似有若無,卻已全然浸浴在被它擁抱著的美好,

而且無論熱的、冷的,通通可口

 

 


 

1. Rikuro 歐吉桑起士蛋糕

大阪銘菓「焼きたてチーズケーキ」・りくろーおじさんの店

http://www.rikuro.co.jp/

 

2. Tetsu 歐吉桑起士蛋糕

『 てつおじさんのチーズケーキ 』

http://www.rakuten.co.jp/tetuojisan/index.html

 

 

歐吉桑之間的對決,我...兩種蛋糕都喜歡(羞)


在台北可以吃口感綿綿的T牌,在日本可以吃帶蘭姆葡萄的R牌,但重乳酪就唯有文裡藏著的那間是最愛!

 

 

 

 

文章標籤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