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391_3416951072368_1527860381_33068795_1934841309_n  

 

1999年,正在年少輕狂的時候,唸書並不是什麼很快樂的事。

在一成堆的天才女校之中,我是從哪裡來的、曾經多意氣風發、對什麼拿手極了…等等諸如此類的童年臭屁都是一團無意義的廢氣,空氣之中瀰漫著煙硝味,數字以外的世界如糞土,但對我而言卻是拼命感受我仍真實存活著的重要證明,所以我玩起吉他、聽表演、甚至組成地下單位發行音樂日誌,然後,才在半夜也不放棄人生地惡補明天要考的化學或物理,就這樣子塑造另外一種截然不同的青春人生,反骨的年紀聽見四分衛,喜愛他們搖滾裡的一種認真,總敢說自己的想法,失意憤怒但不認輸,即使憂鬱寂寞卻不放棄誠實表達出對各種愛的渴望,這種不軟弱、見識人性黑暗面卻敢於寫出生活的真誠,聽著聽著不禁想像起這孤獨敏感的人究竟怎麼生活,沒想到他們跟你我無異。

 

那時候,台灣樂團正在發芽,二二八公園都能讓地下樂團在現場表演,現在還有人記得什麼是「五四運動」嗎?當時角頭在北縣板橋車站前追風廣場(已剷除)辦了一場非常廣闊浩瀚的搖滾表演,聽說一個團叫做五月天,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團就是四分衛。

 

那天有點下雨,就跟0309這個下雨的夜晚Legacy一樣迷離,讓人有點點脫離理智、逃進搖滾的疆界,阿山也還是穿著短袖T-shirt、戴著很粗的短項鍊,從口袋拿出口琴吹了起來,一邊唱一邊扭動肩膀,虎神本就非常有力,恣意流暢的旋律如雨流洩,整個團呈現了力與美的結合(搞錯重點)!!!

 

詩意憂憤的歌詞融入與時下商業截然不同的編曲,撕扯著充滿畫面的情緒,於是那年還是高中生的我,買了他們在角頭的第一張CD《UP!393B1》(起來),現在還有人記得角頭的張四十三嗎,那幾年他所創造的回憶還包括了ㄞ國歌曲、陳建年的海洋、巴奈、跟五月天,呵呵~越寫回憶越多,年紀越來越明顯了…

 

接著十年之間的表演已經逐漸失去記憶,即使偶然相遇新歌發表時期,我就像阿山寫的「我寫不出像樣的情歌」那樣的空虛,我被龐大的時間巨輪來回瘋狂碾了又碾,碾得枯竭、碾到抽不出空去河岸聽一次live,碾到我根本連吉他在拖地時摔斷了脖子都來不及哭就忙著別的去,人生已經被其他的事給塞滿而忽略音樂。


我想起來四分衛的每一個人其實都有自己原本的工作,美術、教課、行銷企畫、養孩子(咦)…卻可以堅持繼續做音樂、練團錄歌還加表演,坐計程車可以寫歌,有時聽人說某人還會在加班到凌晨深夜的辦公室裡拿起吉他悠悠地唱起歌來消遣自己,我喜歡他連這種時候都能寫歌,有時候那只是一種對音樂的喜歡,變成根深蒂固像是呼吸一樣的習慣,光是這種無法遏止的喜歡,就足以綿延十年二十年繼續存在,無所謂轟不轟烈、只是自己心底無法壓抑隱藏的喜歡,這種東西不是只能叫做愛情,經歷千百風雨,驀然回首,單純的摯愛(夢想)卻仍在原地等待著。換做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好軟弱。

 

但恐怖的噩耗終究會在心靈脆弱的時候傳來,人一旦倒楣、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連這種具有歷史意義的老團「四分衛」竟然會宣布解散,頓時之間嚇得失了魂,但習慣換個角度思考,Oasis不也總是一天到晚在吵架打架嗎?馬上就會和好了吧!?這麼親的兄弟都可能翻臉不認人,四分衛的解散似乎失望之餘也無法不接受,沒有任何一句確定的結論,四處搜索可被理解或各自矛盾的挫敗與沈痛之後,我接納了「解散」兩個字,三年過後,抗拒著現實的獨立樂團理想是真的散了,老團決裂成如此,滄海桑田恐以成真。

 

摸著那張1999年的超大張正方形紙匣,它發黃了。回憶著當年鎖在房間裡反覆聽那隨身聽轉到最大聲的項鍊、吸血鬼、破銅爛鐵…,我至今還是非常非常的激動。

因為今年的此刻,他們決定重組了,而且在那個讓人好想大哭到肩膀抖動的夜晚,他們尷尬、又故做自然的交代著解散與重組的故事,其實他們可以不需要對我們述說這私密又充滿個人情緒的過去,但是他們卻願意在這宣布復出的歷史時刻對我們主動述說,更讓人徹底崩潰的是那句保證『再也不會分開了』…,這根本就是男朋友對女朋友在說的海誓(傻)山盟(話)啊!但我百分之百願意接受,我相信的是這海誓山盟在這分這秒的真切、激動與誠摯,世界上已經再也沒有什麼不能和好的藉口了。四分衛可以愛音樂愛到,勝過遇見的困境,四分衛愛搖滾,勝過自己。

  

在漆黑的舞台旁看著三十幾歲的人們正忍不住哽咽大吼,我們都走過了青春期的叛逆與追尋,但從不曾放棄這種夢想的方向,只需你們一個召喚、馬上很有默契地聚眾集合為音樂而狂歡,這是何等的幸福時刻。

427689_3416953832437_1527860381_33068802_1531119941_n  

帥氣不受控制的獨立樂團轉眼成為滄桑成熟的燦爛搖滾樂與路的里程碑,大家都能看見這一路走來如此痛苦,但也極度深刻,阿山的聲音激動嘶啞的唱著,鼓聲隨著滂沱雨勢猛烈地落下,屋外的人類不會理解我們有多執著夢想的意義,樂團生命很短暫,就算浪漫的安可之後明天在哪裡誰也不知道,也要徹底的沈浸。

419508_3416954232447_1527860381_33068803_1874666642_n

(非常沈醉快樂的表演項鍊)

 

一切不會像珊瑚礁寫的那樣來不及,當我靠近人生的海邊,看著日出日落,即使我沉落深深的海底,心裡依然會浮現要忠於自己的聲音。如果不幸最後還是解散,也不會再落淚了,因為他們存在於無法靠銷量養活自己的數位時代,我甚至害怕他們未來變得不像他們,現實有太多荊棘等著拆散他們。因為這老團相關的記憶連著獨立音樂的漫長歷程與各種人生賦予的特殊意義,他們的存在再也不是單純的情歌與吉他,而是二十世紀樂團時代的集體記憶,表演瀰漫著難以複製的獨特風格,這一次的宣告復出,徹底啟動我那個年代暗暗pub裡共同的回憶聯結,他們不僅僅是回來了,而且永遠不可能再被遺忘了。

426302_3416952472403_1527860381_33068798_1814530263_n   

什麼是夢想,

我想應該就是在麵包之外,還能義無反顧做一輩子都熱血沸騰的事情。

好羨慕你們,四分衛。看著你們在台上無比開心地表演,希望就這麼一直下去。

 

 

謹以2012.03.09四分衛演唱「雨和眼淚」全場自頭到尾奮力忘情的吶喊,與大家一起回憶本夜限定的感動時刻~

 

 

 

 

 

Ps人生一直要到謝幕之後才會有人喊安可,慘的是再也做不到,

所以在謝幕之前,我更不想有遺憾,也要飢渴地實現所有夢想!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