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奈良,

又是另一座千年古都,放眼望去,深檜色的矮房、青豔夏綠的自然風光,
人類隨著大自然的氣息共生,單純、和樂的緩慢氛圍,
從隨處可見的鹿群自在慵懶的躺、臥在人類身邊或樹蔭下,而清楚感受著,
在此已鎮守千年的神話傳說讓這座古都更加增添古老迷幻的趣味。

人說奈良古味佳餚有四:
「奈良漬」,尤其是以銘酒產地聞名的汁粕漬,讓野菜散發出讓德川家康也喜愛的香氣、
還有以茶煮製的「奈良茶粥」、山葵製成的茶點「葵餅」、以及奈良鄉野限定的柿葉壽司。

奈良離海洋甚遠,何來鮮魚味?
原來柿葉壽司是從更遙遠靠海的紀伊半島、三重那裡的居民翻山越嶺帶過來的,
那是家鄉從蔚藍豐沛的海洋裡捕獲的漁產,
醋漬、鹽漬後隨身帶著,
沿途越過盛產柿子的吉野山,用包裹柿子葉的清香將鮮魚壽司增添風味,
1861年,奈良吉野町開了最早的柿葉壽司店「平宗」,
選擇了南奈良斑鳩所產的稻米、吉野大峰山的清澈山泉做成醋飯,
而醋飯上的鮮魚則用了上玄界灘肥美有名的「真鯖」,
其餘還有鮭魚、小鯛、穴子不同的味道,

當我們一打開柿葉包裹著的押壽司後,撲鼻草香,果然是鄉野獨特的風味,
鹽漬過的魚肉裡仍飽含適量的油脂,吃起來依舊滑嫩鮮香,淡鹹中帶點肉甜。




一個個形體精巧、包裹的極為整齊乾淨,
魚肉品質也是肥嫩柔軟,鮮香的魚味自口內撲鼻,
沒有太多的裝飾,也省去分心品嚐的力氣,
單單純純、簡簡單單,
一口就把老天給予奈良的最自然食材給完整品嚐了。
絕對可以作為奈良旅行中最純粹、最有代表性的當地古菜。


不過,
Raymond並不是很喜歡這種明顯有著魚味的醃漬食物,
尤其鯖魚明顯濃於鮭魚、小鯛的口感。

容易膩口,
還好隨身準備了午後紅茶,些許能沖淡一點鯖魚的鮮味,
後來我們在關西空港還是忍不住又買了一盒,
想再次重溫那野餐時的浪漫「食光」,
可惜在旅途中放的時間多了半小時,味道就變的更濃了,
只得囫圇吞棗地,大口吞了一半的柿葉壽司,
也算是嚐「鮮」,; p  
(鮮味之四溢,小胖推開我:不要對著我說話!)

呵呵,這可是奈良限定喔。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