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生活裡,不可忽略的是那重要的生活文化,早已濃縮於一碗飯麵裡的精華,
不必再經過言語文字的傳遞闡釋,
只需透過品嚐,
即能從舌頭尖端回溯兩千年前的香氣與食味。

稻荷是個農村,
曾經稻田圍繞著農舍,平民百姓的吃食自然離不開米與農田的生活。


自然守護農民生活的信仰,便在這裡深深的生了根,
以稻荷大神為主要守護神,記載曾考察過稻荷大神是由秦氏的外國部族所帶來的外來信仰,
因為,秦氏式將稻荷大神視作為本姓的氏神,在其庇佑下,富裕而強大,
最後,統治了稻荷地區。

稻荷大神旁邊還有其他本地神為配祀神,
所以曾是外來信仰的大神,最後竟能成為繁榮昌盛的神社主祀,
可以想見,稻荷大神對此地的影響與貢獻之深厚。


此地稻田甚多,最怕收割遇著老鼠偷吃,
在狐狸的追捕下,農人終於能稍微放心田鼠與麻雀帶來的威脅,
於是稻荷大神的隨從守護神也這樣定位了,
在神社裡,有四處可見挺拔的狐狸石雕看望著遠方,


據傳聞狐狸愛吃的食物是「稻荷」,
隨著這個傳說,農村食物普遍融入了稻荷,吃法有湯有乾,
在這裡「稻荷烏冬」便是一種很常見的選擇(如上圖),
烏冬是用磨的細緻的麥粉製作,一條粗細約直徑17mm,表面較粗糙,厚彈吸汁,
咬起來麵心是軟的,
關西地區特色也是在此:熟透的麵條飽涵湯汁,
所以一碗烏冬麵的味道,雖然昆布魚骨湯頭看似色薄淡,入口卻很有鮮味,
也有著菇茸和蔬菜的植物香氣,
湯頭鮮甜健康。

湯裡的稻荷倒是把層次拉了出來,明顯強烈的主角風味,
有著甜滋滋的多汁口感,還有一點鹹味,
在每一口咬下的瞬間,都有豐富的湯汁滑溜流下,
簡單的味道,
沒有偏離農村風格的矯飾。

還可以再點上一盤稻荷壽司,
壽司裡頭的米粒晶瑩,拌著酸香的醋甜,
還有些白芝麻的油香,
外頭裹著稍微濕潤的稻荷豆皮,
比起湯裡的稻荷,
稻荷壽司只帶著微甜,是盤很平實的小點心。




另外還可以吃吃昆布鯖魚壽司,(好吃的迅速吃畢,來不及照)
輕輕用鹽漬、醋醃過的鯖魚,魚味依然濃厚,
拜其肉質間裹藏豐富的油脂,醃過後仍鮮美不柴,
壽司上頭蓋著昆布,有著淡淡一層膠膜,
可見醃過至少一日,其入味程度值得期待。

要吃壽司時我們把昆布先給掀開,
吃下壽司時那魚味早已和壽司融成一體,
淡淡的酸甜,鮮豔濃郁的鯖魚香氣宜人,魚肉汁溢,米飯甜香,
咬下昆布更是散發出極淡雅的甜味,
味道真好,關西風味十足。

農村古味小食,真能讓人回味,
吃得出來烹調食物的歷史,
幾百、幾千年前的生活風貌,得以濃縮保留至今,
並令人驚豔喜愛,
還得需要更多的尊重傳統的心、與內斂的自信吧。




最後,稻荷本地還有一種特殊風味小吃:烤麻雀,
路邊烤爐一攤攤,整日烤出令人口水直冒的逼人香氣,
炭火、烤醬、肉焦香,
不過我們還是不忍吃下每天都會經常見面的生物,

雖然就有點像是雞肉的一種,
而且台灣古早時南部也會有抓伯勞鳥烤的鄉間小吃,
但惻隱之心和人際距離成正比,越常見面,我心越軟啊。

這就交給與麻雀結下恩怨的農家跟愛嚐鮮的好奇者品嚐吧!
呵呵~

報告完畢!解散!


CaFuCa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